首页  >  要闻动态  >  要闻

雅安塑料制品服务中心

来源:技术     时间:2021-12-06 22:21

雅安塑料制品服务中心095vx,鄂尔多斯器材制造经销部,六盘水器材制造营运部,黔东南皮革服务中心,巴彦淖尔卫浴有限公司

雅安塑料制品服务中心

本文源自:蓝鲸财经   11月22日,海南椰岛生活家商业运营管理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一职由冯彪变更为杨鹏。这一个小细节,似乎也暴露了海南椰岛与冯彪的七年之痒。   早在2015年,知名牛散成为了“保健酒第一股”海南椰岛董事长,转眼七年将至。   海南椰岛在冯的引领下,尝试过大举宣发拯救口碑,引进酒业职业经理“救火”,也与资本结为同盟试图共进退,均事与愿违。   这七年的故事跌宕起伏,可以从一颗蓝色小药丸聊起。   致命危机,牛散上位   2015年,是海南椰岛的转折点。这一年7月,海南椰岛让“伟哥”绊了一跤。   伟哥,西地那非,属于酒类严禁添加的成份。   当时,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一份名单,51家保健酒、配制酒违法添加伟哥,其中,海南椰岛的拳头产品椰龟鹿龟酒赫然在列,标注为“正在调查”。   这瞬间将海南椰岛拖进漩涡中心,股价跌停。   据报道,事件披露后,海南食药监局派专人赶赴四川,与当地食药监部门联手进行调查。经初步确认,四川方面抽检的产品(包装)确认为海南椰岛出产的正品。   虽然此后,海南椰岛曾澄清过,近期抽检均未检出含有违禁物质。但“伟哥门”将椰岛多年积累的信誉度败坏大半,以致次年一季度,海南椰岛业绩净利润同比大幅下降4008.88%。   就在此时,以冯彪为首的东方系出手了。东方系是业内知名的“牛散”,擅长于资本腾挪,一贯的套路是以低成本买入,逐步联合谋取上市公司控股权,改组董事会掌控公司,然后通过推动重组或者是低价定增等资本运作方式套现。   东方系从几年前便开始逐步加深对ST椰岛的掌控。2014年,东方系旗下的东方财智成为了第二大股东,此后连续增持ST椰岛股份。2015年11月,成为了椰岛第一大股东,冯彪也随之成为新任董事长。   其时,椰岛股价在12元左右。   需要补充的是,2016年底,冯彪旗下老虎汇每股18.3元的价格溢价收购5720万股,借款接盘成为另一家上市公司的第一大股东,但因为该公司股权结构较为分散,老虎汇并未取得其实际控制权。   这家公司即是近日闹出轩然大波董秘惨被殴打的嘉兴制药,它的起伏也间接影响了海南椰岛与冯彪的处境。   赌命计划,朝令夕改   冯彪上位后,一度试图翻盘,先是计划以巨额的广告宣发覆盖伟哥门带来的负面印象。   蓝鲸财经为此做过报道,2018年1月,海南椰岛出现在央视国家品牌计划的名单上,椰岛与央视签订合同,至少要在央视投放2.8亿元以上。   一位央视广告代理公司负责人向记者透露,海南椰岛在国家品牌计划上的投放高达3.5亿元。但该数据未得到海南椰岛方面的证实。   但是在2016和2017年,海南椰岛已连续巨亏,分别亏损3525万元和1.06亿元。   甚至在2017年,椰岛的营收为11.43亿元,3.5亿的投放已占到上一年营收30%以上。因此这项投放也被冠为椰岛的“赌命”式计划。   品牌计划尚未奏效,海南椰岛又宣布放缓白酒业务。   海南椰岛自2010年开始运作白酒产品业务,主要以海口大曲和宝岛白为主要品牌。2017年海南椰岛有意大力发展白酒业务,借助上述“赌命”计划扩大白酒销售市场。   但到了18年初朝令夕改,该公司又决定白酒的全国市场布局暂时放缓并视后续市场情况推进,同时大幅度调整对白酒的广宣和市场投入支持,将资源支持重心向保健酒倾斜。   白酒业务在短暂发力后重归寂寞。结果惨遭旗下经销商退货,涉及金额近亿元。   退货经销商中不乏海南椰岛的重要客户,在其对外公布的退货经销商名单里,其中一家在海南椰岛2016年的五大主要客户排第二位,营业收入为3285.88万元,在公司全部营业收入中占比为3.88%。   18年4月,海南椰岛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难以纾困,自诉自身   焦头烂额中,冯彪请来了原杜康销售公司总经理马金全救场,由其担任椰岛酒业总裁兼销售公司总经理,同年11月升任椰岛酒业董事长兼总经理。   马金全拿出了铁人的架式,走访摸底各渠道经销商。据业内人透露,马金全进驻椰岛181天,出差调研的时间163天,马不停蹄。   马金全为椰岛拿出的药方是大单品战略,回归主业,推出椰岛海王150产品,并逐步将该产品作为“小瓶酒大单品”战略来实施。“所有资源仅仅围绕做大、做强酒类板块,以酒类板块为聚焦发展目标,聚焦、聚焦、再聚焦。”   然而仅掌舵椰岛酒业两年的马金全,便由董事长降为副董事长。有业内消息用“削藩”来形容马金全的处境,至2020年后,马金全全面淡出海南椰岛。   与之同时,椰岛在资本市场表现惨淡,18年戴帽后,椰岛股价低位运行,在5-7元左右。至2018年10月股价与2015年底相比已跌去过半。   与椰岛处境相似的是嘉应制药,18年年中股价跌到10元以下。   套,且深套,这让玩惯杠杆的资本玩家的资金链极为紧张。到了17年11月,东方君盛所持海南椰岛20.84%股权已经质押99.99%。   于是冯彪玩了把骚操作,他自诉自身,由于涉及到东方君盛及其股东冯彪之间的经济纠纷,冯彪向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请求冻结该公司的银行账户存款人民币 4519.33万元。   此后,财通证券、华创证券、光大兴陇信托、东方证券、浙银渝富在内的一众债权人只能轮候。   业内认为,出此下策,或是为了保全自身资产。冯彪窘境,可见一斑。   城下之盟,外援撤退   于是冯彪引入了外援。   2019年1月30日,海南椰岛披露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海南红棉通过上交所集中竞价交易的方式增持上市公司1.50%股份。   泸州老窖集团系资本浮出水面。   当年5月,海南红棉投资有限公司及其一致行动人共计持有公司股份3997.3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8.92%。   冯彪与泸州老窖集团系资本达成了城下之盟,东方君盛将其对应的表决权、提名和提案权、参会权、监督建议权以及除收益权等财产性权利之外其他权利委托王贵海行使。至此,由泸州老窖系资本的代言人王贵海成为海南椰岛实际控制人。   有接近企业的知情人士对蓝鲸财经记者透露,2019年前后正是海南椰岛的低谷期,椰岛牵涉入“伟哥门”事件起一蹶不振,净利润一路走低,直到2018年4月被戴帽。但曾经的“保健酒第一股”,壳资源依然不可小觑。而泸州老窖集团作为泸州老窖(000568.SZ)的控股股东,也有意在酒行业展露拳脚,曾收购了诗仙太白旗下诗众酒业,若再拿下海南椰岛,老窖集团便可通过保健酒介入酒类市场,从而规避与泸州老窖股份公司在白酒赛道同业竞争的风险。   2020年,椰岛实现扭亏,并于2021年4月摘帽。   此时泸州老窖集团系资本却提前锁定利润撤退。   一位业内人士对蓝鲸财经记者表示,除了老窖集团的人马外,老窖集团方面曾有意邀请前椰岛副总经理武晖出山重振椰岛旗鼓,但受到冯彪阻挠,双方在多项事务上无法达成一致。   2021年3月开始,王贵海与其一致行动人陆续减持直至清仓海南椰岛股份,泸州老窖集团系资本撤离海南椰岛。   左支右绌,双线作战   近两年,在茅台风向标作用下,白酒热一浪接一浪。趁此良机,海南椰岛也开始多元化发展。   2021年,海南椰岛一口气布局了布局浓香、清香、酱香三大白酒品类,并称将围绕“大健康产业”为中心主干,以滋补型椰岛鹿龟酒、轻养型椰岛海王酒和健康型椰绕岛白酒为三大战略产品的“一树三花”品牌战略布局。   同时,椰岛方面宣布将推进专业跨境免税购物平台,搭建 B2C 平台及具备直采分销功能的 B2B 平台,线上跨境平台将以跨境商品为主,一般贸易产品为辅。   这直接引来上交所问询函,质疑海南椰岛是否是否存在“蹭概念”、“蹭热点”等信息披露违规行为。   一位接近企业的业内人士对蓝鲸财经记者表示,海南椰岛现执行的战略不聚焦、不清晰,可能是受资本的急功近利思想影响,导致很多问题。   今年7月,海南椰岛披露了一份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亚太(集团)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对东方君盛2020年度的财务报表出具了“与持续经营相关的重大不确定性”事项段。截至2020年底,东方君盛营业收入仅696万元,而未弥补亏损高达6.87亿元,净资产为-1.12亿元。   与此同时,嘉应制药股东争斗大戏闹得沸沸扬扬。   据媒体报道,今年9月,老虎汇与广东新南方医疗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的表决权委托协议成为导火索,股东黄利兵以“喝茶”为由,邀请董秘徐胜利到其三楼办公室喝茶,进入办公室后将门反锁,黄利兵将对股东的不满撒在董事会秘书身上,对徐胜利产生肢体性语言冲突。除此之外,董秘徐胜利掌管的秘钥也曾被迫“交出”。   海南椰岛与嘉应制药的双线作战也让冯彪左支右绌、捉襟见肘。   “冯彪想跑,但跑不掉。”一位接近椰岛的业内人士对蓝鲸财经记者如是称。